分分彩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< 企业党建 < 文学艺术
文学艺术
爱情不打折
时间:2019-07-05    来源:分分彩


小区大门不远处,常年支着一个小小的烧烤摊儿,几张桌子、两摞圆凳便是全部家当。摊主是一对中年夫妇,因为价格公道人也热情,嘴馋了我就来几串,日子一久,彼此便都熟悉了。这天吃过晚饭,公司突然通知要加班,我不得已只好起身去小区门口等公交车。大概是雨后天气骤凉的缘故,烧烤摊显得冷冷清清,女人麻利地搬出凳子让我坐下等车。大家都无事可做,不免多聊了几句。

他们来自邻县农村,到这里快两年了。女人说,公公因病去世欠下了一大笔外债,家里的几亩薄田种几十年也还不上欠款。不得已,他们便把一对正上中学的儿女托付给腿脚不利落的婆婆照料,一起来到小县城卖力气赚钱。男人白天在离这儿不远的工地上出苦力,女人在一家小吃店当勤杂员,下了班就赶过来卖烧烤,摊子要一直摆到午夜才收,凌晨四点又得起床张罗当晚的烧烤原料。“累是累了点儿,但这两年赚的钱快把外债还完了,一想到这些我就高兴,呵呵……”女人说着笑了起来,一脸的满足。

“对了!”她兴奋地跟我说:“小兄弟你不知道,昨天是俺们两个的结婚纪念日,二十周年的结婚纪念日呢!”我很惊讶:“真的啊,那祝福两位了!”女人又说:“他还给我买了礼物,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呢。”我扭头看了一眼男人,那个朴实的汉子嘿嘿一笑,算是做了回应。“我一直都想让他送我一束鲜花,可一枝玫瑰就要五六块钱呢,他哪里舍得买呀。”“这就是大哥的不对了,多有意义的纪念日呀,买一束鲜花也是应该的,你没瞧刚才来买烤串的那对小情侣手里还捧着鲜花呢?”我又看了男人一眼,他尴尬地挠挠头。

“也不能怪他,他虽然没送我鲜花,可我觉得比鲜花还要好呢,最起码实惠多啦……”女人乐呵呵地从车筐里掏出一个扎紧的方便袋,解开一看,竟是一根根排列整齐的麻花。“俺对象可有才啦,俺想要鲜花,他就给俺买来二斤麻花,说是三鲜味的,简称也是‘鲜花’,呵呵……”又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。女人敞着袋口,硬是要我尝尝,我拿起一根麻花,咬了一口,满嘴鱼虾味,果真是“鲜”的。

公交车缓缓驶来,我捏着半截麻花跟他们挥手告别。凉风中,那个憨厚的丈夫给妻子披上一件衣裳,又仔细系上扣子,衣裳虽是旧的,但谁能说它不比高档羽绒服更温暖呢?这对为了家庭重担付出全部的夫妇,舍不得为自己的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日买一朵玫瑰花,但谁能说那二斤实惠的鲜味麻花,没有诉说着他们的爱情和浪漫呢?作者:□刘学正